查看: 5432|回复: 1
  2016-11-16 11:50:35   |   举报

      国庆去色达亚青回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,但其美景仍不时在脑海中回放,久久不能平静。

川西藏区,这几年去得比较多。有代表性,容易去的,都去得差不多了,本想这一两年少去。国庆节有七天假期,不出去实在浪费,宅在家中,时间太长,也很无聊。

以前一般国庆假期再请一个星期的假,到外省时间比较充裕。但今年九月上旬才去了新疆,请假的话,时间隔得太近,不好意思。只是国庆七天假期,时间短,又挤,很是纠结。

看到老四组织到亚青、色达的线路,10月2日出发,7日就回到家。不用请假,又不用操心,高海拔地区,可能去的人没有这么多,就报了名。

亚青一直在网上看见照片,色达到是去过的,很是神秘。前段时间一直听说色达五明佛学院要拆,前年去时下雨,觉得游得不尽兴。遇见白玉县一个公务员,说亚青也可能同五明佛学院的命运差不多,抓紧最后机会一游。

国庆前一天,有人告诉我,去康定有两条路。石棉这一条泥石流,不许通行,另一条二郎山在修路,堵车厉害。赶紧将消息通知老四,选路时别走康定。

     大家在网上讨论,决定走阿坝州小金日隆镇这条路。这里巴郎山的隧道才修通,去的人不多。临行前一天晚上又通知还是走康定方向。原来,我们包的大巴是甘孜州牌照,派车单是康定进,马尔康出,不能改变线路。

     10月2日早上七点就要从海椒市出发,我们赶到离出发时间不远了。队友许多都比我们到得早,没有到的,也有人早就占好座位。最后一排放行李,剩下的只有倒数第二排,是我们六天行车的座位。

      看朋友圈,10月1日路过康定的,基本上都是从石棉走的。我还专门问了他们,一路顺畅。也有从二郎山走的,因道路施工和车祸堵车,整晚都被堵在路上,最长时间有10多个小时。

      准时离开成都,顺利的到达雅安。车从高速收费站驶出,不远就停了下来,遇见堵车。师傅下车问了一下,果断掉头,重新驶上高速。非常顺畅的到达石棉。

      石棉还没有下高速时有段行驶缓慢,以为要堵车。原来这段高速旁边就是一个大水库,湖光山色,景色的确不错。很多车停了下来,一家老少,就地拍照留念。停车占了高速公路车道,人就在高速路上拍照,真有安全隐患。

      下高速沿康定方向行驶,不见堵车,心中暗暗高兴。午饭时老板对这几天道路通行情况也说不清楚,时堵时不堵。没多久,道路不能通行,只见有过来的车,过去的车排起了长龙。

       以为是单边放行,但过了一两个钟头都不见动静,师傅和领队,还有一些队友,前面去看是什么情况。原来路己经通了,但前天晚上,又开山放炮,将路断了,正在抓紧抢通。

     看见有过来的车,是返回的。我们是团队,路线早规划,很多就是冲着这条线来的。汽车的行车路线也不能更改,未来几天的住宿费也交了,不像自驾,可以随时调整行程,只有等待。

    车被堵的地方,是个陡坡,一面临河。已经被堵好几个小时,天越来越晚,看来要当山大王了。搭帐篷也找不到一块平地,只有在车上休息过夜了。忽然,前方队友打来电话,接到通知,等一下就可以通行了。

      10点过,终于放行,被堵了整整九个小时。原来计划去新都桥是不可能了,改在冷渍镇住宿,住下已经十二点过。不过还好,总算有个地方睡下,没有在车上坐一晚上。

      后来才知道,堵车是人为的。石棉属雅安,是想把旅客留在本地。故意炸山堵路,没人施工,警察劝返。甘孜州当然不干,特别是海螺沟,当天取消行程的就有一千多人,经济损失巨大。

      甘孜州方面组织施工队伍,开着工程机械,赶到现场,才把道路抢通。神仙打仗,凡人遭殃,本位主义害人啊。为了将第一天耽误的行程赶回来,第二天早上七点又出发。

     本以为错峰出行人不多,没想到这段路车还真不少。过了泸定县,康定城区真不好走。康定已经路过多次,但没有一次在这里住过,也就没有下来很好看过。

     觉得城区附近还是有很大变化,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城边河旁的山坡上,到处都刻满了佛像和六字真言。以前从这里过不知是没有看见,还是原来真没有。佛像色彩鲜艳,应该是新的。

      折多山走走停停,很是耽误时间。并不是因为车流量太大,也没有发现有车祸发生。主要是私家车停在路上,下车摄影去了。这段道路窄,车一停,后面的车自然是无法通行了。

      原来预计是前一天到新都桥住宿,还可以顺便欣赏美景。由于雅安与甘孜的抢客,长时间堵车,到这里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。路边的美景,只能在车上欣赏,树叶己快黄了。

      经文河谷己经来过好几次,每次都有新发现。山上的佛像和经文已经越来越多,觉得这里会成为一个新的景区。山上的石头也越来越多,会不会是把河中的石头搬上了山,特别是公路一侧的山头,以前没有发现有这么多石头。

      塔公草原只要天睛,风景就好。雅拉雪山,像一朵洁白的莲花,特别耀眼。车上有人说,只要天晴,十天里有七八天都能看见雅拉神山。有美景的地方,人自然会少不了,何况还是国庆大假。

      停车场早就停不下车了,路旁到处都停着车。人已经下车欣赏美景去了,两边都有来车,路被堵得严严实实。好在交警及时赶到,费了老大的劲,才把交通疏通。

     还有一辆高档越野车,与警车相撞,交警正在处理现场。越野车司机已被警方控制,不晓得是不是路怒症,将气撒在警察身上。出了塔公地段,人变少了,景色同样美,人们怎么不分散开来。

        三点过才到八美午餐,师傅说后面的路不拥堵了,只需七八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到亚青。师傅是经常开这条路线的,比较熟悉。我导了一下航,要十个多小时才能到。究竟谁对,心里没数。

      虽然道路不是很宽,但都是经过硬化的,车辆不是很多,速度也上得去。一路上的建筑,很有特色,是很有名的道孚民居建筑。这种建筑,是木结构的,需要比较大的木方,木材需要量大。

      这段路就是317国道,前两年去色达在修路,巅簸得很厉害,现在完全修好了。道孚民居不限于道孚县境内,一直到甘孜县道路旁都是这种式样。还有好多正在新建,不晓得在那里弄来这么大、这么多木材,成本肯定不会低。

      路旁的加拉宗村,是道孚民居的展示点,也是中国美丽幸福新村的示范。我的在此作了短暂停留,在村口逛了一下,领略一下民居的美。道孚民居有纯藏式和藏汉结合式两种,都是白墙红(棕)壁花窗,品字滴水檐,一楼一底或二楼一底。

     道孚民居俗称崩科,其建筑学名为井干式,又称木楞子建筑(东北地区的称呼)。用园木作整体骨架,用泥土和片石筑墙。前面和侧面用园木对劈,横向排列,两头互相咬合。房顶履以泥地或青瓦,依山傍水,冬暖夏凉,抗震性好。

      道孚,炉霍、甘孜每个县城之间都不是太远,路上的风光也不错。其实自驾可漫无目的在这里游览,每天走一个县城,距离不是太远,吃住在县城,也比较方便习惯。

      到达道孚县城天色尚早,到炉霍县城时天已变昏,到达甘孜县天已黑尽。师傅说得很对,十点过就到了亚青,不算太晚。我们住的客栈,在道路入口不远,但也不好找,主人出来接才找到。

      亚青寺,在甘孜州白玉县阿察乡,距白玉县城122公里,距甘孜县城102公里,大部分旅行者都是从甘孜县城进入的。这里现在己形成了一个小镇,虽然商业、医疗等设施很落后。

      我们住的客栈,条件较差。三个人一个房间,卧具不干净,幸好我们带了睡袋。室内没有卫生间,院子里有两栋建筑旱厕,其中一栋已经成了危房。早上洗漱只能用冷水,开水只能保证人喝。

      第二天早上早早起床,爬上客栈后面的山头,等待日出。东方也有山头,太阳冒出山头,时间已经不是太早了。到亚青来参观的,都要来拍第一缕阳光照在亚青寺小岛,人真还不少。

      亚青寺全称是亚青邬金禅林,与色达一样,属于藏传佛教中宁玛派,俗称红教。甘孜州属红教的地方应该是比较多的。往前看,昌曲河围成一个半岛,是世界最大的觉姆(尼姑)区,岛外是扎巴(男僧)区。

      亚青寺历史并不长,修建于1985年,由蒋阳龙多加参尊者创建。它不同于色达五明佛学院依山而建,修行者房屋绕河而居。觉姆区面积不到0.2平方公里,三西环水,有万多人聚集。

       这里的住处,比色达五明佛学院还要艰苦简陋。内部的走道非常狭小,建筑也是用木头或布简单围成。觉姆们出入小岛主要靠两座桥,一座连接修行山,一座连接大经堂。

      这里的管理,比色达佛学院要严得多。桥头觉姆区有人值班,不允许进入觉姆的居住区。由于语言不通,刚开始没有理解她的意思,以为不允许男同胞上岛。后来才知道,只允许沿河边走到大经堂处。

      木屋密集,虽中间有一条大道,但不能达到居住小巷(根本上算不上小巷,只能供一人侧行),通道不畅。一旦发生火灾,后果难以想像。据说消防将建一纵三横消防通道,新规划安置区0.5平方公里。

      亚青的经堂比较多,我们去的至少有四处大的经堂。由多达数十位的寺庙上师分别授课,上课时也严格区分男女。上课时,先来的,可以进入房间,后来的只有在外面听广播。

      岛上的这座经堂,富丽堂皇。我们上到二楼,只有一些小女孩在上课。陌生人的到来,并没有打断她们的学习性趣,吸引她们的注意力。有的藏族信众,还沿着周边像转经一样转一圈。教学地方可以允许转,这与色达佛学院还是不同,那里上课的地方,分隔成一间一间的。比较像教室。

       底层是拜佛的地方,有藏民在这里磕长头。这不仅是体力活,还是个技术活。虽然有旁边藏民的指导和示范,我磕得还是不像。旁边有一个巨大空间的钢结构建筑在施工,修好后,可能是中国最大的一间教室。

      经堂旁有一些建筑,虽然也比较简陋,但占地面积大,装饰得也比较复杂。这是上师和主持的高挡别墅区,与岛上建筑比起来,天壤之别。关于寺庙和上师,寺庙还有专门的官网,进行宣传介绍。

      修行转经也是功课,与色达不一样的是这里的塔和佛像,又多又漂亮。山上的这座佛像,与我们在内地看见的,还是有所不同。肩上倚着剑,剑柄上还有头,是纪念菩萨战胜妖魔,还是讲他法力无边?

      佛的背后,这一缕头发,也与众不同。下方还有像狮子一样的人,作出各种姿态,不知道代表什么。佛像脸上画有胡须,另一只手拿的是什么法器,有什么说法?出门旅游,没有懂的人讲解,也只是看看热闹而己。

      山脚下的四面佛,还没有完全竣工。施工的工人来自成都和乐山,大家顺便问候一声。这个佛像,有点像我们在呼和浩特大召中见过的一尊佛像。当时导游说,是表现他战胜敌人时幻化出来的形象和情景。这不由使我想到狄青,因人太帅了,上战场时要戴上吓人面具,以显示其威严。

      网上介绍亚青的金刚歌舞和经幡,这次并没有看到,那要在藏历每年6月末左右举行才有。金刚舞绝非普通舞蹈,而是一种修持。跳金刚舞可以去除逆缘,累积顺缘。亚青寺的经幡也要那时拿出来展示。

      亚青修行规矩严格,其中一条就是天黑不能进商店。亚青只有在桥旁的经堂边有很小的几个商店和小食店,这里仍然属于寺庙范围,饮食只能是素食,没有肉买。女同胞减肥还行,大老爷们久了受不了。

      百日闭关是觉姆们在亚青一年修行中的重要内容。11月寒冬到了,寺庙的户外公开课就结束了,进入百曰闭关的生活。闭关是进入一个仅容一人的火柴盒小屋进行。

      在岛对面的山上和岛上房子的上面,都有这样的建筑。它们是一个个木箱改造成的小屋,是闭关打坐的修行屋。关在小屋中,更加安静的思考。天亮时悄无声息进入,黄昏才结束当日闭关。

       亚青并不是特别大,觉姆居住区域不能去,大半天就逛完了。这里住宿和生活条件比较差,领队决定晚上改住甘孜县城。其实,可以头天住在甘孜县,早上来,晚上又回,生活还要方便一些。

       因为有人要与活佛结缘,我们只能6点后离开。山头我们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。正好碰见一个藏民在检修塔顶屋面,帮忙递了一下材料,顺理成章的爬上了屋顶。

      在下面看塔,老有电线杆和房屋遮挡。前面这一片建筑,正在拆除,可能会形成一个小广场。下次再来,与现在相比,视角效果要好得多。我们再这里,左找右找都避不开建筑和电线杆,没有好的角度。

     塔上面看的确要干净清爽得多,没有任何东西遮挡。上下的楼梯,是用钢管临时梆扎的。间隔很大,我上还勉强,老婆怎么也上不来。这就不能怪我了,是你自己没有眼福。

       当地人,对菩萨非常虔诚。气候寒冷,鲜花不易,庙堂之间的路,也摆满了假花。有人带领,可以从上面大殿脱鞋后,将鞋提在手上,再进入插满鲜花的小路下到下面寺庙区。

      五点过,突然发现山上一片红色,觉姆们都聚集在山上。对面山腰,还有许多穿红衣服的。向当地人打听了一下,有个高僧,在山洞中闭关修行,今天功德园满,去接出来。

       她们解散后,从门前的道路走过,一直到六点半才走完。中午在餐馆吃做时,就有几个人说到什么洞去看闭关修行的大师。她们还邀请我们一起去,我们下午要离开,婉拒了盛情。

      网上说亚青的流浪狗特别多,要人特别注意,每年有很多人被狗咬。这次来,整个镇都没有看见什么狗。问了老板,去年政府组织人把流浪狗提到其它地方去了,安全多了。网上看照片,亚青也有天葬台,有许多小白塔。觉得山顶看见远方有个地方就是,与照片中景色很像。

      以前亚青寺是不允许随便去的,要公安机关开证明才能进入,并不许摄影。充满了神秘,更激起了人们的好奇心,流言越传越离奇。现在放开随便进入,觉得不过如此。

       第二天从甘孜到色达出奇的顺利,八点半出发,十点过就进入色达县境内。当看见路牌指示是翁达垭口时,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一再向领队证实,是不是色达境内的翁达。

       前两年去色达,可从317国道经翁达到达,但路实在太烂,最后绕路从壤塘去的。对翁达到色达的路况,实在耽心,是不是路仍然很差,虽然领队说很快就到,心里实在没底。

       一点过,到达翁达镇午餐后继续前行。一马平川,路非常好走。两年前,大家都说这条路烂坡陡,这次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呢。

      两点过,就到了五明佛学院的门口。这么快就到了,是我们完全没有想到的。佛学院座落在喇荣沟,有好几个山头。两年前来过,当时对佛学院有过记述,这里不再重复。

      旅游车不能开进景区,只能停在景区外,轿车也只能停在入口停车场内。我们步行进入景区,停车场处有公交可以将游客直接送到上面停车场。很多景区节假曰不许其它车辆进入,景区车免费,不晓得这里是不是如此。

       我们两年前是深夜到达,住在山顶的喇荣宾馆。师傅人比较好,一直将车开到山上实在不能开处才停下来。当时山沟下半部分没有时间参观,现在坐车排队又长,决定步行上山。

      路上的建筑是黄色木房子,与山上的红色小屋有所不同。建筑之间不像那么拥挤,而且单幢的体量和规模比山上的大。应该是当地村民的房子,前次来时好像没有,至少没有这么多。

      政府结合下面场镇规划,重新对五明佛学院进行规范打造。让村民进沟修建房屋,是不是限制发展的步骤之一。以前网上介绍说,佛学院买了好几面山,这个山沟应该属于这几面山吧。

      山下村民住的地方,路边有很多人在加工玛尼堆的佛像和佛经。是要买的还是做功德,有的身上也戴着红色僧帽和红色衣服,不知道是不是喇嘛。

     村边也有寺庙,还有人在广场上磕长头。庙中有人讲经,很多村民正在里听讲。但觉得她们并不是聚精会神,有进进出出的,还有的在走动讨论。

      上山的步行道有好长一段是与公路分开来的,村民怕我们走错路,告诉我们走步行道要近得多。步行道旁每隔一断距离,设有休息的坐椅和亭廊,虽然不收门票,设施还是不错的。

      路上看见对面山上有一排建筑,外观绛红色,与山上的红色小屋倒也协调。看样子应该是宿舍,不晓得是不是给佛学院学生修的。如果是,觉得条件确实比原来好得多。

       网上说,说色达要拆是达赖敌对集团的造谣污蔑。政府只是结合拆乡建镇,对其进行总体规划和打造。改善她们的生活,消除安全隐患,让生活更加美好。


      没走多久,就来到停车场。上面原来看过的,可以不再去,看看时间还早,回到车上也没有什么事,还是漫无目的到处逛一逛。

      觉姆佛学院门是关着的,里面正在上课。门口地毯上有些小觉姆分成几堆在自修和讨论,有些爬在地上好像在做作业。色达佛学院的学生感觉要比亚青寺的更活泼。

      觉姆佛学院与喇嘛佛学院之间,原来还有些小木屋。现在已经拆除,正在修建成宾馆等。不晓得是佛学院修的还是政府建的,色达佛学院比亚青要接地气得多,食堂还对外卖盒饭,价格非常公道。

      佛学院的变化还是很大的,里面为了建设,还是拆除了不少的小木屋。到山顶坛城,原来要从又弯又窄又陡的盘山公路上去。现在修了很宽笔直的阶梯,景观效果的确好多了。

        我们还是沿着盘山公路而上,到了佛学院的后门。里面出来一个学生,邀请我们晚上7点来听上师讲佛经。据说大师的课很难得,是今年碰巧遇见,是缘分。

       路旁不知什么时候,还修建了一个很大的转经筒。它们的修建,拆除了一些密集的小木屋。前后建筑的间距变宽了,留出了防火间距,安全就好保障了。

      不知不觉的就来到坛城,这里是佛学院的标志。还是如此的神圣,如此的状观。这里的人是最多的,沿着转经筒转塔,在坛城广场磕长头,游客拍照留念,不亦乐乎。

      转过山来到拍摄全景的最佳摄影点,旁边修建了可以直接到山下停车场栈道。这个栈道的确修建得好,一路走下了,色达佛学院的全景随高度变化,呈现不同的景观效果,这是两年前来时没有的。

       晚上八点过,坐车到色达县城住宿。佛学院离县城,只有二十多公里。以前路烂,又慢又颠簸,觉得走了好长时间都到不了。路修好后,时间短多了。

      第二天上午自由安排时间,有的又去佛学院,有的休息。我们选择在县城逛逛。色达是因为发现有马头形金子,藏语色达意思就是金马。县城是带形城市,其主干道就叫金马大道。

      县城主要的广场,塑有金马的雕塑,广场也用金马命名。这里还是格萨尔的故乡,县城三岔路口有格萨尔王雕塑,县城大剧场也叫格萨尔大剧场,前面雕塑主题也是格萨尔王和他的将士们。

       县城入口,有座塔,是邓登曲登大佛塔,又叫降魔金刚塔。是藏地最高的藏式佛塔,也是色达最标志性的建凳之一。塔基包括外围经房100米,高52米,石木结构。

     佛塔内供奉许多宝物,包括松赞干布时期许多诊贵佛像和经书。我们去时很多人围着塔的入口,在领什么东西。对面是约若寺。因为看护着大塔,又称塔子寺。

     这座寺庙有悠久的历史,一百年前藏地的大瑜伽士一世敦珠法王曾在此闭关授法修行,传统延续至今。这里还有世界第一的金刚萨垂百字明经转经筒等。

       寺庙的各个殿都有自己的围墙,又是一个整体。寺庙旁草都有很深,外观很朴素,低调。这里转经筒直径1米,高1.75米,配有电机转动。我们来到这里时间不多了,没有仔细观看。

      中午十二点,到了天葬台。天葬是藏族的一种丧葬形式,一般都不许外人看,色达是例外。以前旅行车只能停在公路上,现在可以开到天葬台外围停车场,小轿车可以开到天葬台停车场了。

      两年多前来时,天葬台前的建筑就修得差不多了,现在还没有修完,吊车都还在。前次已经把前面建筑欣赏了一遍,这次没有再过去,把山上其它布置看了一下。

       山上的经幡,比两年前多了很多,色彩也更加鲜艳。边走边看,一直走到很少有游客到的地方。当地藏民有做摩托生意的,跑过来问,需不需要到山顶。那可是秃鹫的地方,不允许去,我们自然不会违规。

      天葬台周边的环境,越来越规范了。原来中间可以坐的地方,已经被围栏挡了起来,是秃鹫飞行和落脚的地方。人们离天葬台的距离,不再像以前一样,可以挨得很近。

       围栏外有个姑娘,拿着电动话筒,正在向游客讲解。姑娘虽然穿着红衣服,高佻白皙,很是时尚。我以为是那个旅行团的导游,后来才发现是工作人员,是觉姆。

      两年前的天葬台,非常简陋,就是几块木板。现在修成了很正规的平台,周边用砖砌筑了围墙。天葬师在操作时,周边还拉上布帘,遮挡视线,守住逝者最后的尊严。

      这天直到两点半天葬才开始,天葬的人又多。天葬时刻每天都不一样,要由高僧经过推算确定。天葬者有用木箱装着抬来的,也有装在口袋中抬来的,都要在前面拜佛和围着转塔。

      这天秃鹫来得多,还有好多是腹部白色的秃鹫,藏族人称为是白度母化身,是非常吉利的。不守规矩,不尊重人家风俗的,仍然存在。还是有人去山顶赶秃鹫,当地人,特别是逝者家属是非常忌讳的。

       两年前看完天葬回到马尔康,已是半夜。这次走得还要晚一点,不到九点就到了。早上到马尔康闲逛,看见一群穿着嘉绒藏族服装的女士。一问,是理县孟屯河谷的,到马尔康开什么会。

       从马尔康回成都,一路顺畅。汶川大禹塑像处,映秀高速收费站处,一点都没有堵车。以前每次从这里过,堵上个把小时,非常寻常。一点不堵,弄得我们都不习惯了。

      佛学院学生对信仰的追求,藏民们的善良,对生活的随遇而安,时刻感动着我。这里是心灵的净土,这里就是香格里拉


   2017-02-06 03:25:17
1 楼(沙发)

过了这么久时间再来看老爷子的游记,仿佛去年国庆色达亚青之行还在眼前,旅行是值得回味的

未登录
54.224.234.8
加载中……
QQ咨询
扫一扫,有惊喜